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上半年反腐数据释放信号 “三不”一体理念思路不断深化
上半年收官之际,中央深改委会议释放重磅改革信号

金嗓子创始人遭限制出境:5000万官司压身 曾让罗纳尔多喊自己妈妈

发布时间:2020-06-03  来源:凤凰网-AI财经社  字体大小[ ]

   原标题:金嗓子创始人遭限制出境:5000万官司压身 曾让罗纳尔多喊自己妈妈

  继2019年被限制消费后,金嗓子创始人江佩珍再因5000万元广告费陷入窘境。

  6月2日,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显示,因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下称“金嗓子”)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已被依法限制出境。

  作为金嗓子的“灵魂人物”,江佩珍一度风光无限,江湖人称“江老娘”,其甚至还将自己的头像印在了自家产品上,随之一起传播到了千家万户。

  然而,近年来,这位曾经的励志女企业家却陷入了“泥潭”,先后卷入罗纳尔多“代言门”、拖欠广告费被告等多起丑闻,其更是在2019年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被限制高消费。

 

(图源:金嗓子官网)

  从13岁糖果厂学徒到亿万富豪

  从一个默默无名的糖果厂学徒到一位鼎鼎有名的励志女企业家,江佩珍的创业经历可谓“传奇”,甚至有人曾以她的人生经历出版了《中国女人江佩珍》和《柳州女人江佩珍》两本书。

  1946年,江佩珍出生于广西平南,家贫,家里有一个哥哥,四个弟弟妹妹。13岁时,因母亲早逝,父亲无法独自养活六口人,年仅13岁的江佩珍不得不辍学到柳州市糖果二厂(金嗓子前身)打工。

  凭借着勤奋认真的态度,江佩珍很快就掌握了一手熟练的技术,一路从一个小学徒做到组长、车间主任,并在18岁这年升任糖果厂副厂长,33岁时被推选为厂长。期间,在意识到自己在文化知识上的缺陷后,她还通过自学补齐了从高中到大学的课程。

  经过江佩珍十多年的经营,糖果厂成功从最初亏损五千万元的状态扭转为产值近亿元,但很快又面临原材料价格上涨、品牌被山寨等问题。

  1993年底,为解决这一问题,江佩珍找到了华东师范大学的王耀发等10名老教授求教。最终,被她的“创业精神”所感动的王耀发同意将金嗓子喉宝的配方无偿转让给江佩珍,而江佩珍为了表达自己的感谢,就将王耀发的头像印制到了金嗓子的包装上,直到2015年以后才更改为自己的头像。

 

(图源:金嗓子官网)

  凭借着这一款能够治疗慢性咽炎的润喉糖,江佩珍第一年就实现了6000万元的盈利,并在1994年底成立广西金嗓子制药厂。

  次年,她又斥资500万在央视打广告,后来更是凭借着足球明星罗纳尔多的“代言”,让金嗓子火遍大江南北,成功打开了市场,并很快跃居为同类产品中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品牌,与美国、加拿大、欧盟等二十余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业务往来。

  到2012年,其营收已经接近6个亿,并在2年后实现了产值超8亿元,创造了连续20年保持全国销量第一的奇迹。

2015年7月15日,金嗓子正式登陆港交所,江佩珍以震撼全场的姿势霸气敲锣。一年后,金嗓子股价达到最高值8.11港元/股,市值一度突破60亿港元,江佩珍家族也凭借着其持有的股票市值成为了身家上亿的富豪。

  营销鬼才:靠30万忽悠到巨星代言

  作为一个凭借广告大放异彩的品牌,金嗓子在营销上向来大手笔。

  据历年年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金嗓子包括广告、宣传、市场推广等在内的销售开支分别为2.55亿元、3.19亿元、3.05亿元、2.9亿元、3.08亿元,而同期的营收约在7亿元上下,净利润在1亿元上下。

  不过,虽然舍得花钱,但金嗓子在营销界的风评并不好。其中,引发最大争议的就是金嗓子及江佩珍的“成名作”——罗纳尔多的“代言”。

 

  “保护嗓子,我用金嗓子,广西金嗓子”。曾几何时,这则记录着身穿金嗓子字样的鹅黄色短袖的罗纳尔多,举着一盒金嗓子润喉糖,对着镜头傻笑的画面广告一度火遍大江南北,将金嗓子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捧红”。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则广告却在之后多年被指“空手套白狼”、“用30万美金,骗罗纳尔多做广告喊妈妈”。

  2003年,正逢足球明星罗纳尔多跟随皇马俱乐部来中国参加活动。趁着这次机会,江佩珍花了30万美元邀请罗纳尔多组了个饭局,并以“死忠粉”的身份请罗纳尔多穿上印有金嗓子字样的短袖,举着金嗓子和自己合影,成功获得了足球巨星罗纳尔多的“宣传广告”。

  2007年,在当了4年“免费”金嗓子代言人后,罗纳尔多才一纸诉状将金嗓子告上法庭,称金嗓子发布的罗纳尔多代言广告并未签订代言合同,甚至未得到本人同意,并以此索赔1000万欧元。

  但最终,由于跨国诉讼维权费用太高等种种原因,这场诉讼最终不了了之,江佩珍则在无奈之下又花了1430万人民币签下另一位足球巨星卡卡当金嗓子的代言人。

  5000万广告费惹的祸

  2016年,金嗓子的子公司金嗓子食品推出“草本植物饮料”产品,为宣传该产品,金嗓子食品决定通过广告代理商星空华文在《盖世音雄》和《蒙面唱将猜猜猜》中投放相关广告,总计广告费8000万元。双方约定,如果没有达到约定的收视率,广告费将可以按约打折。

  金嗓子食品首付给了星空华文1300万元,但尾款却迟迟未结,星空传媒再三催要无果,遂将其告上法庭。经法院判定,金嗓子食品还应支付星空华文广告费5167万元。

  但金嗓子食品却拒不执行,为此,星空华文向法院申请冻结其账户,却发现金嗓子食品只有100多万元资金,其余土地资产都在母公司名下,最终这笔欠款只执行了136万元。

  为此,2019年7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拖欠原告方广告费用5057.76万元为由, 分别将江佩珍和金嗓子食品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和“失信被执行人”。

 

  此外,AI财经社查询发现,除了这一条限制消费令,江佩珍还在2019年8月收到一条限制消费令,被限制消费的缘由则是因为其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付给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一笔38万元的执行标的。

 

  不过,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目前,江佩珍仍然是广西金嗓子集团、广西金嗓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广西金嗓子医药有限公司等11家尚处于存续状态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12家存续公司担任高管,拥有6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金嗓子“失声”

  虽然子公司及实控人被列为被执行人,金嗓子却似乎并不缺钱。

  据其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其流动资产总计11.4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5.77亿元,流动负债4.63亿元,非流动负债998万元,仅现金资产就可以覆盖全部负债,资产负债率更是由2018年底的9.1%减少至了2019年的8.3%。

  不过,近年来,金嗓子品牌老化、产品单一,经营业绩难以突破也是不争的事实。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金嗓子营收分别为7.07亿元、7.68亿元、6.24亿元、6.94亿元、7.97亿元,一直在7亿元上下波动;净利润分别为1.55亿元、1.03亿元、0.61亿元、1.02亿元、1.68亿元,也始终在1亿元左右波动。

 

(图源:视觉中国)

  尽管金嗓子目前主要有金嗓子喉片、金嗓子喉宝和其他产品,但历年的营收中,几乎每年都有超过90%的收入来自于金嗓子喉片,对于单一产品的依赖性过大。

  而从销量上看,金嗓子喉片近年来的销量不仅没增加,反倒呈现逐年下降趋势,直至2018年才开始缓慢回升。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9年,金嗓子喉片的销量分别为1.27亿盒、1.29亿盒、1.24亿盒、1.01亿盒、1.04亿盒、1.13亿盒。

  为了保证营收和毛利率,金嗓子曾多次对金嗓子喉片进行提价。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9年,其单价分别为4.3元、5.0亿元、5.4元、5.5元、6.0元、6.4元,6年时间涨了近50%。

(制图/周享玥)

中国企业新闻网摘编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